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-351 借雞生蛋展示


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
小說推薦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
合群坐馆四眼贤身着白色长衫,手里举着酒杯,愣愣道:“张先生,我地没银纸了。”
一轮扫毒结束。
小字号手头都缺钱。
真正有到水的字号。
未必会靠过来。
张国宾望向四眼贤,面上笑意不改,吟吟道:“这位是谁?“
“张生。”
“合群的坐馆,李仲贤,江湖人称四眼贤。”李成豪翘着二郎腿,靠在椅子上,晃着尖头皮鞋说道。
四眼贤站起身,哈腰道:“张先生,你叫我阿贤就好了。“
张国宾观四眼贤四十多岁的样子,礼貌的颔首道:“贤叔,有生财之路,还怕没有银纸开工?”
“诸位和字头的字号,若是有打算一起干,和义海可以帮忙还汇丰的账。“
“当然,是一期一期的还。“
“至于投资内地的本金,我觉得何必自己出,去找汇丰拿就好了。”
张国宾语气轻松写意。
四眼贤愣神道:“张生,不是吧?”
“又去找汇丰借钱?“
阿棠、恩伯、鸡仔泉一干和字头坐馆都有所躁动,可以说,借钱做生意亏本的人,对借钱都生出一抹恐惧。
李成豪摘下嘴里的牙钱,丢在桌面,不屑道:“宾哥给你们财路,你们连钱都不想借,一点风险都不担,怎么?“
“当汇丰是老豆,当义海是凯子啊!“
“嘭!”李成豪站起身,一拍桌面,震得杯盏叮咚响,大声喝道:“这笔钱爱赚不到,不赚滚蛋,搞乜鬼,抠抠索索,活该做一辈子穷鬼。”
四眼贤被骂的面露愧色。
张国宾扭头喝道:“阿豪,收声!”
他又站起身,温言解释道:“诸位,我视各位为一家人,但常言道,亲兄弟,明算帐,江湖规矩,九出十三归,放数,一定收利息。”
“没有白拿的本钱。“
“我放给和新的数照样收息,与其来找我借,不如去找汇丰借贷,起码汇丰的数还低些些。“
张国宾道:“何况,借钱做生意很正常,能否盈利,在于商路,内地的是正行生意,就算做亏多少还有些资产抵债,这就是做正行的好处!“
“这样,我向各位承诺,若是将来各位在汇丰的账还不上,和义海可以帮你们一期期顶。”
张国宾给出最后条件:“这样,你们至少不会被逼上绝路。“
张国宾敢笃定各个和字头去义乌投资肯定赚钱,出现一两個竞争里不行的,亏也亏不了多少,内部就能够把烂账消化,比如,让发达的字号接盘破产字号的工厂,正行优势体现出来,可以避免血本无归。
四眼贤思索一番,竟不觉得条件苛刻,昂起首,举杯说道:“张先生,合群的兄弟同你走了!”
“还望张先生多提携。“
他一口将酒饮尽。
阿棠、恩伯、鸡仔泉互相对视一眼,众人都知张先生在北面都有大布局,水提的风生水起,当众许诺的事情值得信任,和义海的商誉有保证!
一位位和字头坐馆相继起身,十三名坐馆举杯说道:“还望张先生多提携!”
“饮胜!
“我与各位都出自和记,守望相助,理所应当。”张国宾面带轻笑,坐在主位,举杯邀敬众人,一口将酒饮下。
目前,大部分社团都还未在汇丰出现烂账,前往汇丰贷款的难度不大,有借有还,再借不难嘛。
宴后,一周内,十三家字号陆续又向汇丰提交贷款申请,其中和新贷款数目三百万,决定同义海梭哈义乌商贸城,和联和贷款一百五十万,跟投一百万商贸城,剩下五十万打算在义乌盖工厂,和群,和勇胜等坐馆各自贷出几十,上百万,都决定进内地开小工厂。
耀哥整理好一份报表,来到办公室,坐下道:“宾哥,十三间和记字号一共筹款一千八百万港币,规模比上一次贷款小很多,但加起来资金量不小。“
“汇丰又不是傻子,第一笔贷款没还完,第二笔贷款怎么会放更大?”张国宾穿着黑色西装,靠住沙发椅背,双手捏着一支钢笔,面带笑意:“不过,一千八百万港币,足够盘活义乌经济,商贸城的建设资金更不成问题,用鬼佬的钱,发展华人的经济,很不错!“
“你去找马世明,让总部成立一个市场调研组,进内部调研小商品行业的细分类…按照不同字号的资金量,明确一下商品项目,别给那群扑街佬乱做,好好的发财机会都整垮了。“
耀哥轻笑道:“一群江湖大佬,做生意还要你手把手教。”
“没办法,转型总有个适应过程,别刚跟我,就出事,我面子上也无光。”张国宾说道。
耀哥点头答应:“明白,宾哥。“
和群坐馆四眼贤悄悄走进和兴茶楼,登楼来到二楼一间包厢前,经过几名保镖的审视,推门进入包厢内,低头道:“百里伯。”
“阿贤,过来坐。”百里伯正同高佬下棋,九指华,大声勇,丧狗三个站在旁观望,丧狗一见四眼贤进门就讥讽道:“墙头草!“
百里伯却穿着青衫,挥挥手,示意丧狗放尊重点。四眼贤忍辱负重,全当丧狗的话是耳旁风,近前说道:“阿伯,和义海打算带其它字号的兄弟们进内地提水,项目是去义乌搞工厂,听起来好像很赚钱。
百里伯手中捏着棋子,面露思索:“又是带兄弟们正行。“
“百里兄,点办?“高佬面色沉重,思索着道。
四眼贤在旁竖耳倾听。
百里伯摇摇头:“打仗打的就是银纸,带兄弟们温不到水,自是不得人心。”
高佬冷哼一声:“哼!“
“给过他们机会,把握不住,怨不得人。“
百里伯沉吟道:“我们很被动了……只能看义乌的钱到底好不好赚。“
当把胜利的希望寄托在敌人犯错时,胜利的天秤便已开始倾斜。
丧狗说道:“阿伯,要不要派点去内地把事情搞黄?”
百里伯猛的回头看他:“别去内地找死,被抓起来打靶点办!
四眼贤在包厢里驻足旁听一会,见几人不再江湖,摆平信不过他,他便起身告辞离开,驱车回到南区住宅,中途换了一辆的士,悄悄进入义海大厦地库,再乘电梯上楼,托人请见宾哥,得到同意,进入房间便焦急道:“张生,我有消息,百里伯要派兵进内地搅事!“
张国宾正饮着茶,闻言:“咳咳咳!“
呛了两声。
抬起头惊讶道:“你说乜嚼?”
四眼贤跺着脚,紧张道:“疯了,疯了!“
“百里伯疯了呀!”
张国宾咽咽茶水,手中拿着碗盖,点点头:“我知道了。”
“张先生。“
“十三间公司的项目,公司已经调研完毕,主要参考义乌市面上畅销商品,还有国外适合仿制的产品。”马世明把一份调研报告放在桌面,出声道:“当然,有考虑投资金额的体量,项目列表以中低风险为主。“
张国宾接过专业报表翻阅两下,发现林林总总三十多个项目,包括围巾,衣服,袜子,皮鞋,儿童玩具,女性饰品,化妆品,体育用品等,涵盖的方面很广,正是小商品商业的特性。
张国宾把文件放在一边,颔首道:“好。“
透視神瞳 百里路
这些项目赚钱肯定赚,一波波往外销,但行业池子太小,回报周期慢,容不下大鳄,交给小字号赚钱正正好,义海大底都不一定看得上,但有些余下的项目,交给想要提正行的兄弟去办一样可以。
一周后。
十三间字号各自选定项目,有的打算做服装,有的搞玩具,还有搞卫生用品的。
张国宾在投资前,提前打出一个电话沟通:“柳先生,义海想要在内地投一个商贸城,已经跟当地政府谈好了。“
“现在,有一批港籍商人,想同我一起进内地投资,不知柳先生有没有空一起出来饮杯茶?“
柳文彦接起电话,面色愉悦的大笑道:“张先生,我正好在中环,半岛酒店见如何?”
行。
“晚上七点。”张国宾低头看一眼表。
柳文彦爽快的答应道:“没问题。”
你們練武我種田 小說
这种好事送上门,别说七点,凌晨两点都要熬着。
张国宾随后打电话给超叔,四眼贤等坐馆,通知各位坐馆晚上七点在半岛酒店协商投资事宜,十三名坐馆在六点半左右就相继到达,全都穿着西装坐在大堂处等候,待到张先生带人进门时纷纷起身,招呼着道:“张生。“
“张生。”
张国宾观众位坐馆的模样,.; 点头笑道:“走。“
“上楼先。“
包厢内。
张国宾同各位坐馆先到,坐在沙发,椅子上等候,待到五十分左右,柳文彦才步伐急促,面色匆忙的推开门,出声说道:“唔好意思,张生,路上堵车,晚了些。”
张国宾笑着站起身道:“你没有晚,是我早到了。“
柳文彦昂首望向包厢里的一干人马,眼神讶异:“好多人!“
“这位是内地驻港的办公室主任,柳文彦先生,我很好的朋友。“张国宾上前搂着柳文彦的肩膀,柳文彦点头笑道:“各位老板,晚上好。
“柳生。
超叔立即上前,递出手,弯腰笑道:“我是和新公司的老板,孙超。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