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华玄幻小說 仙帝重生:反派女帝竟想做岳母 起點-第92章 挑撥相伴


仙帝重生:反派女帝竟想做岳母
小說推薦仙帝重生:反派女帝竟想做岳母仙帝重生:反派女帝竟想做岳母
“唐玄!”
“住手!”
“你在干什么!?”
包房门外,却响起了蓝溪歌的尖叫声。
刚从洗手间里走出来的她,就见到了这一幕,整个人都惊慌失措,直接撞开面前桌椅,朝着唐玄冲了过来。
可唐玄仍然没有松手停下的意思,反倒是贺丹秋的脸色也愈发苍白,甚至翻起了白眼。
她连忙上前拉住唐玄的胳膊,颤声道:“玄哥哥,你要干什么?你别这样…你,你放开我妈妈……”
“让开。”唐玄眼神冰冷,死死盯着贺丹秋:“她不是你妈,她是我的仇人。”
“她怎么可能不是我妈?唐玄你疯了吗?我妈为何跟你有仇?你放开她,唐玄,你别这样,有什么话好好说!”蓝溪歌用尽全身力气,试图将唐玄的胳膊掰开,但根本无动于衷。
“今天,你必死。”唐玄看着贺丹秋,语气无比森然,蓝溪歌的嘶吼声在耳边,他却充耳不闻。
贺丹秋脸上已经毫无血色,窒息感几乎充斥大脑,那双淡定的美眸中,已然被恐惧占据。
她原以为这次计划天衣无缝,就是为了赌唐玄不敢在蓝溪歌面前对自己下死手。
但现在看来,这家伙显然已经失去理智了。
难不成,自己真要死在这里?
帶 著 空間 重生
只听见啪嗒一声,无计可施的蓝溪歌砸碎了桌上的高脚杯,拿起一块碎片放在了自己喉咙上,颤抖着声音喊道:“唐玄,你再不放开我妈,我就死给你看!”
蓝溪歌的举动,引起了众人旁观,这些人见事态严重开始恐慌,服务员甚至拨打了报警电话。
唐玄仍然无动于衷,手掌已然不留余力。
“唐玄!!!”蓝溪歌用尽全身力气大吼一声,手指用力拖着玻璃,在脖子上轻划开了一道口子。
殷红血迹沿着脖颈滑落而下,如同往唐玄头上浇了一桶刺骨的冷水,令他瞬间清醒过来,眼中的杀意如潮水般褪去,一下松开贺丹秋的手,将蓝溪歌手腕抓住,抢过了碎片,阻止了她继续用力。
仙灵体是他恢复境界最需要的东西,他怎能见死不救?
“放开我,你放开我!”蓝溪歌连忙挣脱唐玄,朝着贺丹秋跑了过去,将她抱进怀里,不停哭喊道:“妈,你没事吧?妈……你脸上一点血色都没了,快用力呼吸!”
贺丹秋不停地喘气,半天才回过神来,脸色也渐渐恢复血色,倒是看向唐玄的眼神里,多了一抹阴谋得逞的光芒。
她装作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,娇躯不停地颤抖,语气十分恐惧道:“溪歌,报,报警,这个疯子,他想杀了妈妈,妈妈好害怕……”
唐玄冷静了下来,见到贺丹秋说这话,脑子里意识到了不对,连忙看向蓝溪歌:“溪歌,你听我解……”
“滚!你给我滚开!”蓝溪歌抱着贺丹秋,声音夹杂着愤怒:“你离我妈远一点!”
看见母亲脖子上的指痕,她显然已经失态,即便这些天和唐玄朝夕相处换来的信任,也淡化了不少。
“溪歌……”唐玄还想说点什么,但见到蓝溪歌已经满脸怒然,就没有说下去,而是将目光看向了贺丹秋。
后者一脸惊惶,美眸中却闪过一抹淡紫色的异芒,甚至悄然勾起嘴角笑了一下。
唐玄神色平静了很多,心中杀意烟消云散的那一刻,他就知道贺丹秋这是用了一招阳谋,让自己入瓮。
她成功了。
餐厅里,越来越多的人围观。
末世穿越:霸道軍長獨寵妻
唇齿之间
蓝溪歌看向唐玄的眼神,也变得极其陌生了起来,她搀扶着贺丹秋坐起,对唐玄一脸失望道:“我不明白,我不明白为什么你要这么做,唐玄,你走吧,你快走,我要冷静一下,我不想看见你……”
唐玄沉默了两秒,尝试着解释:“溪歌,不是你想的那样。”
“走!”
“你走啊!”
“我不想见到你!”
蓝溪歌反应十分剧烈,她怎么也忘不了刚才那一幕,自己真心喜欢的对象,居然想当众掐死自己母亲?
这种跌宕起伏的心理波动,她那脆弱的心灵根本就承受不住。
“好,我走,你别激动。”
唐玄知道这个时候强留没有意义,反而会让蓝溪歌更加抗拒,他看了一眼贺丹秋后,没有再说什么,转身就要先离去。
门外却传来一声中气十足的爆喝声:“唐玄小儿在哪?还不速速滚来老夫面前跪地受死!”
月あかりの下で——光美SS
这道爆喝声竟是夹杂着醇厚内气,令空气都为之炸裂开来,音爆声在餐厅内回响。
餐厅里的所有人,除却唐玄之外,都被这道爆喝声吓的愣在了原地,纷纷望向门外。
钢之炼金术士
砰!
一道壮硕身影一脚踹开餐厅大门,身上披着的练功服呼呼作响,那一头白发搭配上剑眉,堪称盛气凌人。
此人,正是擎剑锋。
餐厅二十米外,余天海坐在劳斯莱斯里,阴恻恻对身旁的马道士道:“你说,这老头能不能弄死那个小杂种?”
“你太小看擎剑锋了。”马道长淡漠道:“这家伙可是一个道王级别的老牌强者,怕是一掌就能拍死那只蝼蚁。”
“希望如此吧。”余天海眯起了眼,他不希望再出什么岔子,解决唐玄已经在自己计划范围之外了。
餐厅内,满身霸道气息的擎剑锋来回扫视,眸光很快锁定在了唐玄身上,踏步向前。
“你,就是唐玄?”
唐玄眉头微皱,这家伙身上爆发出来的气势不是一般的强,几乎是他遇见的所有人里最强之人,甚至比那囚天承都要强横数倍。
但他并不认识此人。
“有屁就放。”
唐玄主动踏步而出,挡在了蓝溪歌身前。
“倒是个有种的货色。”擎剑锋淡笑了一声,尽显一副高人模样:“老夫名为擎剑锋,囚天承是老夫座下关门弟子,老夫今日来找你,是要亲手取你项上人头,祭奠我弟子在天之灵!”
“擎剑锋?”
唐玄不由身躯紧绷,他清楚记得陈瀚国说过,这家伙是隐门中的老牌强者,也是一个境界强横的道王。
但他没想到,这家伙居然来的如此之快。